分享到:

有聊丨她,是从公交车上走下来的“锅姨”

有聊丨她,是从公交车上走下来的“锅姨”

2022年01月27日 00:03 来源: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7日电(记者 袁秀月) 红塑料袋、高压锅、《卡农》手机铃声、陶映红似哭似笑的表情……这些最近成了很多网友的“心理阴影”。

《开端》剧照
《开端》剧照

  由白敬亭、赵今麦等主演的网剧《开端》近日收官。随着它的热播,剧中演员刘丹得到了很多关注。

  刘丹饰演的陶映红是45路公交车上的一名乘客,曾经的中学化学老师。五年前,因为女儿的意外离世,她与丈夫的生活陷入混乱。五年后,她是“公交车爆炸案”的元凶。

  从一名人民教师到拎着高压锅伤害无辜的“罪犯”,陶映红究竟经历了什么?不止观众好奇,刘丹起初接到邀约时,最想要了解的也是这段过往。

《开端》剧照
刘丹饰演的陶映红。《开端》剧照

  在剧中,陶映红这个角色的戏份并不多。她衣着整齐、表情淡漠,唯有女儿能让她内心骤起波澜。有人用“平静与癫狂”、“痛苦与决绝”来形容她,而更多观众最直观的感受还是“吓人”。

  “锅姨”其实是老熟人了。从《刑警本色》《乔家的儿女》到《摩天大楼》《爱很美味》《星辰大海》等,刘丹已在影视行业积淀多年。鲜为人知的是,她还是名童星,1987年就曾出演过《雪城》,那是她首部参演的电视剧。另外,她还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,一直活跃在舞台上。

  人到中年因一部剧突然走红,刘丹并不觉得遗憾。她对中新网记者说,30岁以后才是演员真正开始成熟的时候。
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
  对话实录摘要如下:

  “最初不太理解陶映红的做法”

  记者:你是如何与这部剧结缘的?

  刘丹:最开始公司和我讲有个戏想找我演,当时没有剧本,只有小说。看过小说后我发现两个蛮有意思的点:一个是循环的形式,还有就是陶映红这个角色。当时我对这个角色还有一些疑惑,小说里除了写陶映红“实施爆炸”的行动外,她的过往并不是很丰富,所以我还是决定和导演见面聊一聊细节。当时三个导演都在,大概给我讲了一下将来要拍摄的方式,包括是否要把陶映红的过往延展开。一番聊下来,大家觉得有合作的可能性,我这才敢去演绎。

  记者: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?

  刘丹:我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因为我不太理解陶映红为什么这么做。作为一个老师一个女性,最后走到“炸车复仇”甚至“伤害无辜”,确实很难理解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我觉得这个人物的张力特别大。

《开端》剧照
《开端》剧照

  记者:在很多人看来,承受过丧女之痛的母亲大多的状态是“痛哭流涕”的。但很多时候,陶映红却很克制,为什么?

  刘丹:她(陶映红)如果能找到宣泄的手段,可以哭出来、发泄出来,可能她就有机会拯救自己了,陶映红确实是一直走不出來。女儿失去了生命,她想知道真相,可是还没找到答案时,死去的女儿又被网络暴力,她所有的理想都崩塌了。她仿佛被遗弃了,被扔到一个没有人能看见、能理解的地方,她面临的一切只有自己往下咽,大概是那么一种感受吧。所以我觉得,有了那么长时间丧女之痛的沉溺,在车上好像是不太容易哭出来。

  记者:当陶映红的“炸车计划”被识破时,她又是歇斯底里的。怎么表现她的绝望和执念?

  刘丹:其实没有想着怎么去表现这个妈妈的绝望、疯狂,这些都沒有想过,(我)只是尽我所能地去理解她的过往、她的理想和她人性里闪光的东西。信念轰然倒塌后的平静确实是非常可怕的,我当时只是尽力在想这个过程,当观众有了反馈时才注意到“可怕”这一点。

受访者供图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《卡农》对我来说没那么可怕”

  记者:《卡农》成了很多人的心理阴影,你听到这个铃声会害怕吗?

  刘丹: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可怕,因为那是陶映红要做这个事情的号角。就像要上战场,听到了鼓声一样,不会有害怕的感觉。现实中真听到铃声有可能会犹豫后悔,但显然那是另外一个戏。

  记者:有网友将王兴德、陶映红夫妇称为“司锅姨”,对此你怎么看?

  刘丹:我觉得挺可爱的,网络嘛就是年轻人多一点。大家是因为很喜欢,才会给別人起小名儿之类的吧。

《摩天大楼》剧照
《摩天大楼》剧照

  记者:在拍摄过程中,哪场戏最难拍?和黄觉、白敬亭、赵今麦合作是什么感受?

  刘丹:人多的场面稍微要难一些,因为既要把内容演出来,还不能乱,我们一起齐心协力排练了很多次。

  有一场和黄觉去大桥上看女儿的戏比较微妙,怎样更准确地表现陶映红当下的状态,我也一直在琢磨。黄觉是个很温柔的人,他很可爱,我们会一起商量一些细节,包括台词怎么说会更好,相互之间很信赖。

  白敬亭和赵今麦简单、光亮、可爱,为了角色什么都可以做。我记得第一天和白敬亭演戏时,还会有点顾忌,我们的对手戏有很多撕扯的部分。我说,“请你多关照呀,”他就说,“没事的,姐。”也就熟起来了,我就放心了。和麦麦(赵今麦)也是,我会跟她说,等下我会怎么样怎么样。她就说,“丹姐没关系,你怎么样都行。”

受访者供图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‘剧抛脸’?其实没什么值得特别说的”

  记者:很多网友称你是“剧抛脸”,你怎么看这个评价?

  刘丹:“剧抛脸”也就是可塑性强,可以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吧。我觉得这是演员应该干的事儿,没有什么值得特别说的,它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。

  记者:你出演的第一部戏是《雪城》,这部戏对你之后踏上演艺道路有影响吗?

  刘丹:1987年,我初二那年,电视剧《雪城》来哈尔滨拍摄,机缘巧合之下我演了其中一个小角色。李文岐导演说,“刘丹,你这么厉害啊,都一条过,真应该当演员,将来考电影学院吧。”后来,我考进了哈尔滨青年宫的表演训练班,遇到了哈尔滨话剧院的高兰老师,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演戏。有了两位恩师的肯定后,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。
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
  记者:你同时还是国家话剧院的一名演员,舞台表演的经历对你有哪些帮助?

  刘丹:因为话剧是有排练的,你会有更多时间考虑戏的准确尺度、人物定位,怎样行动等,(那)也是一个非常锻炼演员思维的机会,会帮助演员学习思考、了解自己,找到合适自己的创作方式。拍影视剧的时候,不只需要用你的情感,你的理解、你的认知也非常重要,这个可能跟常年在舞台上演出有挺大关系。

刘丹。受访者供图
刘丹(左)。受访者供图

  记者:在你看来,中青代女演员有哪些优势?又面临哪些困难?​

  刘丹:我觉得,30岁以后才是演员真正开始成熟的时候。之前是成长期,在摸爬滚打、在试错,都是在积攒各个方面的经验,可能到30岁之后,才更了解自己和他人,以及自己和群体之间的关系等等。也就是说开始定性了,经历了一些时间上的考验,更清醒了,对世界的理解会更有意思一些。

  我看过一本书,是讲演员表演的,叫《风姿花传》。大概是说,年轻时候开的那个花是因为你的天赋、你的年轻、你的初生牛犊不怕虎,可能直觉很好,但还不太了解这行的难度。只有经历过磕碰和风雨才能慢慢地成熟,成熟之后再开出的那个花才是真正的花。

  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里都会遇到困境。其实人活着,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习怎么去面对自己的困境,怎样走出自己的困境,然后朝着自己要去的那个方向走。(完)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##########